作者:Chinchen.h/一個人的世界拼圖上週,衣索比亞改革派總理阿邁德(Abiy Ahmed)編制並任命的 20 人內閣中,其中有半數是女性,實現了內閣的性別平等,並期望在社會各層面擴大推動改革與新政。10 月 25 日,衣索比亞國會更以無異議表決的方式,通過由資深女外交官祖德(Sahle-Work Zewde)出任總統──儘管在衣索比亞的政治系統中,總理才是真正掌有行政權的國家元首,而總統則屬「虛位」性職務;但作為衣索比亞第一位女總統,祖德也是目前非洲唯一的女元首。其辦公廳主任 Fitsum Arega 對此說明道:「在像我們這樣的父權社會中,任命一位女性國家元首,不僅為未來樹立楷模,也將女性成為公共決策者正常化。」(In a patriarchal society such as ours, the appointment of a female head of state not only sets the standard for the future but also normalises women as decision-makers in public life.)祖德宣誓就職後表示,她將致力讓該國實現兩性平等。她向國會說道:「當國家不存在平等,母親便是受苦的人,因此,為了我們的母親,我們須盡力維護內部的和平。」(When there is no peace in country, mothers will be frustrated. Therefore, we need to work on peace for the sake of our mothers.)我們不是「那些非洲人」:從一個經典記載的故事說起獲悉新聞後,我好奇地向衣索比亞友人蘇韓詢問:「你們有了第一位女總統耶!在非洲很罕見呢!」蘇韓只是無所謂地回道:「首先,我們不是『那些非洲人』,我們並不一樣;然後,是的,現在的衣索比亞,女性在社會上的地位已經越來越高了,反正,只要她不掌實權也就沒有關係了。」這話倒是顯得沙文主義與種族主義了,卻即刻地令我聯想起另一樁故事:2013 年,當我旅經衣索比亞時,曾聽當地人無比自豪地向我誇耀他們的歷史:「我們是示巴女王和所羅門王的後裔」。衣索比亞人深以其稍淺於一般非洲人深黑膚色的巧克力色為傲,他們相信根據舊約《聖經》(列王紀上 10:1-13 和歷代誌 9:1-12)、《古蘭經》以及衣索比亞聖書《國王的榮耀》(Kebra Nagast)所載:來自衣索比亞的示巴女王因聽說所羅門王的智慧而前往耶路薩冷進行訪問,所羅門王亦深深為其美貌所折服,相談甚歡的兩人有了一宿纏綿,在示巴女王回到衣索比亞後,便生下了兩人的結晶,即後來開創衣索比亞第一個正式王朝 Solomonic 王朝的國王 Ebna Hakim 或稱孟利尼克一世(Menelik I)。孟利尼克一世在長大成人後曾前往耶路薩冷留學、拜訪其父,並在回到衣索比亞後,以耶路薩冷為模型,打造了「小耶路薩冷」──以石頭教堂而聞名於世的拉力貝拉(Lalibela),以紀念其父。 Solomonic 王朝與其子孫一路統治著衣索比亞直到最後的國王海爾·塞拉西一世(Haile Selasie)在 1974 年被推翻。在 1955 年,衣索比亞所修訂的憲法中,亦直接且明確地聲稱衣索比亞皇室為所羅門國王與示巴女王的後代子孫。尷尬的身分認同,與對女性的矛盾態度然而,這個令衣索比亞人無比驕傲的故事卻也是千年來衣索比亞人所難以掙脫的桎梏:他們用盡心力在讚美女性卻也同時否定女性、他們極力否定自己的非洲血統,卻無法擺脫身在非洲的尷尬處境,無法在傳說之外找到強而有力的身分認同。一如 Robert W. July 在其 1988 年的著作《非洲人的歷史》(A History of the African People)中所觀察到的:「衣索比亞人將自己視為神的選民,以第二個以色列般的姿態,模仿宗教與文化機構,進而替神維持基督教的純潔性……最後衣索比亞人將自己與以色列古老而失傳的十二個部落連結在一起,他們堅持將自己的皇室血緣和示巴女王與所羅門王做連結,以保其自我身分認同。」衣索比亞人對這個傳說的執著程度,在自 19 世紀始由白人當道的國際環境下,越來越深:衣索比亞人一方面渴望擺脫由示巴女王所付予的「黑」,以及深黑膚色在近幾世紀裡的種族主義中所象徵的「貧窮、低下、落後」的意象,而擁抱所羅門所帶來的「白」,以及所羅門在千年前所象徵的智慧和近幾世紀來「白」所象徵的「富有、進步、成功」的概念;另一方面,又感激示巴女王對文化歷史所做出的貢獻,和女王在故事中所呈現的「母親」的身分。基於示巴女王的傳說,長年以來,衣索比亞的女性相對於非洲的其他國度,較獲社會的基本尊重;然而,也僅是「基本」以及「相對」而已,社會中並不乏各式性侵新聞;人們普遍仍認為女性應該被彰顯的價值是美麗、溫柔以及生育能力,而非能力、野心和智慧。小結:真正的「男女平權」,還有一段路要走也因此,在就職宣誓後,新總統祖德向國會的喊話是以母性的力量做為訴求,而非以女性本身應當被認可能的能力,再對照起衣索比亞每個人深信不疑的傳說以及友人蘇韓的話語和態度,我不禁感到一陣深刻的失落。虛職的女性總統也就只是另一個示巴女王作為陪襯的存在,甚至是加以包裝後所呈現出的虛華不實的女權。種族主義和女性的次等地位始終是衣索比亞的心結,而這份心結和傳說故事做連結後,在近幾世紀白人當道主導全球的風氣下越漸鮮明;衣索比亞人認為自己優於其他的非洲人,因其膚色稍淺於後者,卻遜於白人,因其本身所自帶的黑色因子,示巴女王是其榮耀,亦是其恥辱。在這份刻骨的心結裡,衣索比亞著實難有真正女權,我想唯有當他們賦予千年傳說新的意義時,他們才有可能真正跳脫出主族主義,並在男女平等上取得真正的價值與意義。※本文由換日線網站授權刊載,原標題為《 「我們不是『那些非洲人』」:衣索比亞首位女總統誕生,為何現在談「女權躍進」還太早?》,未經同意禁止轉載【關聯閱讀】 【非洲望遠鏡】中國市場不是唯一,台灣技術堪稱第一──不知名小牌,如何獨佔非洲手機市場? 「台灣不是世界中心,年輕人的舞台應該橫跨世界」──一無所有的我,在非洲發覺人生意想不到的驚喜作者簡介:一個人的世界拼圖,始於 2013。那一年,大學畢業,我揹起了行囊:兩件上衣,兩條牛仔褲、一本筆記本,以嬉皮的姿態流浪,目的地,是一個朦朧的自我。 從中東走到非洲;從歐洲走進美洲;從冒險走入人文;從流浪走出 NGO,而後,從天涯走回自我。我想,旅行可以是各種方式的自我拼湊。更多論壇文章 「孩子比你想像得厲害」不要害怕教性教育 梅克爾時代將落幕 川普説話更大聲 停建深澳也救不了蘇貞昌的選情 該道歉的不只台鐵局而已 公投綁大選的催票效應 ______________【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文章轉貼如有侵權請告知我們會立即刪除
. . . .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yaewvoe772767 的頭像
kyaewvoe772767

TGC禾吉辰-OA辦公家具

kyaewvoe77276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